在线教育迎风口,少儿编程难起飞

云栖号资讯小哥 2020-04-17

c++ 编程

云栖号资讯:【点击查看更多行业资讯
在这里您可以找到不同行业的第一手的上云资讯,还在等什么,快来!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作者 黎文婕 许伟,编辑 李觐麟。36氪经授权发布。

v2_fdac205875e94d46acf9727aca422df5_img_000

晚上7点,陈程光准时关掉办公界面,把笔记本电脑递给了刚满7岁的女儿晓晓。接过电脑的晓晓熟练地点开了当日的录播课程,同时打开了scratch,开始对照着课程“拖积木”。

这是晓晓上的第12节少儿编程课,陈程光点开小学班班级群,班里有家长提到自己家的孩子已经开始学更高阶的C++了。尽管知道少儿编程课程并非那么重要,但陈程光也有些焦虑,“早知道该更早一点让她开始学。”

35年前,一句“计算机普及要从娃娃抓起”,让奥数从小学升温,也为少儿编程的发展埋下了伏笔。然而,聚光灯下的少儿编程,久久没有迎来想象中的爆发,有的玩家黯然离场,也有玩家几经转型,兴衰更替的背后,无数人畅想过少儿编程的美梦,却又一次次失望。

疫情的突袭,让线上市场成为入场玩家的新战场。

在特殊窗口期争抢线上市场

疫情突如其来,让开学时间不断推迟,“停课不停学”成为了这个漫长假期里的关键词。当“黑天鹅”飞过,以互联网公司为主导的在线教育企业们看到了风向,加班加点抓住了这个特殊的窗口期。

在这些涌入在线教育热潮的身影中,少儿编程格外惹眼——与在线教育的其他赛道相比,少儿编程这条分赛道曾在2017年前后一度红火,却又迅速走向冷寂,甚至成为在线教育领域最大的雷区。

疫情无疑带来了又一次沉重打击:以机器人教育及创客教育为代表的硬件编程教育被停课潮裹挟,企业承担着高昂的房租与人工成本,但却无法开门营业,有些机构甚至会现金流断裂,面临倒闭的风险。

不过,疫情也让这个备受争议的赛道迎来了新机遇。不少头部的少儿编程企业顺势将目光放在线上,迅速行动起来。

其中,核桃编程免费提供了10万份价值499元的正价编程课;西瓜创客于1月30日宣布为全国中小学生提供免费的“在线数学思维课”;拥有超过500家线下门店的编程猫则承诺疫情期间为所有合作机构免费提供Kitten&Python全套课程,支持线下机构优化教学内容,同时免费提供线上AI双师教学平台。

更甚者,这还是一个促进线上线下融合的最好时机。以头部平台编程猫为例,编程猫创始人李天驰在某直播中表示,编程猫的600家线下店在此次疫情期间已经全面拥抱线上,疫情过后,公司会加速业务的线上线下融合。

不仅仅是它们,更大范围内,以计算机语言、动画教学为代表的线上软件编程教育平台,都在不同程度地加大着营销获客力度,广告、直播,以及各种品牌传播活动纷至沓来。

陈程光正是被这些课程广告吸引,在简单了解后,他认为少儿编程课既能提升女儿的逻辑思维能力,也能让她提前学习更多英语词汇。

v2_d02d5aad15f348c7a3ab88c251c0f914_img_000

Scratch的操作界面

“因为疫情让女儿的假期突然延长,我们就想趁这个时候让她学点新东西,保持一个学习的状态,也能让我们省点心。”陈程光称,女儿班上的大部分同学都在疫情期间报了兴趣班,其中有6名同学也选择了少儿编程。

从客观结果来看,在线教育公司们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窗口里,用户规模确实水涨船高,少儿编程自然也分得一份羹。达内科技童程童美少儿事业部总经理潘公博透露,2月童程童美的营收进展大概在1.1亿左右,比疫情前不跌反增。

西瓜创客创始人、CEO肖恩也公开表示,“从西瓜目前的数据看,我们发现从过年前开始,用户的转介绍就持续拉高,杭州有个妈妈,把孩子班上十几个同学都介绍到西瓜上课。”

转至线上也治不了顽疾

一边是少儿编程机构纷纷转至线上的火热场景,另一边却是用户在上课过程中不断积累的糟糕感受。

“她现在上课越来越不耐烦了。”每天坐在一旁陪伴女儿上课的陈程光,很快就察觉到了女儿的情绪变化。

每每当故事刚刚开始时,女儿兴趣盎然。一旦进入学习阶段,听着电脑里频频出现的“if”、“else”和“for”等基本语法,以及一些比如“霍尔原理”、“电位差”等连他也没听说过的词汇,他开始明白女儿的焦躁到底出自哪里。

事实上,最近几天,晓晓已经表露过很多次,“不想再学,学不会。”陈程光有时也后悔,“是不是该换个其他辅导班,连我都搞不太懂的编程课对于一个小孩而言是不是太难?学会了在以后的初高中又真的有用吗?”

“因为我自己就是计算机专业出身,我相信编程是有前景的,会像英语和驾驶一样,成为未来每个人的必备技能。”本就是一名程序员的刘玉,对编程的前景倒是信心满满,但也正因为身在这个行业、了解这个行业,她更明白学习编程的难点在哪里。

对比了近10家在线编程教育机构,刘玉试图在疫情期间为9岁的儿子寻找一个足够专业的编程入门班。刘玉告诉锌刻度,令她失望的是,在听了近20堂不同形式的体验课后,她发现大部分少儿编程机构的教师编程水平甚至不如自己,并且,课堂内容同质化非常严重。

v2_d427c640705b46949969fb75f9af0fd2_img_000

少儿编程班常用的教材

“录播课往往用差不多的课本,相似的教案,且单方面靠在线观察进行,效果并不好;而课程的难度设置也存在一定问题,要么过于简单,要么涉及太多专业词汇。”最终,刘玉给儿子报了小提琴和在线英语班。

这些糟糕的用户体验,并不是到疫情期间才暴露的问题。

曾在2016年跟风创办少儿编程机构的张驰瑞(化名)坦言,自己入场前并没有考虑到非刚需的少儿编程获客难度有多大,更没有考虑到优秀的教师资源有多难得,“对于专业的编程人才而言,他们更青睐去互联网大厂谋职,所以大部分中小机构都招不到专业对口的人。”

据招聘网站,少儿编程教辅人员的招聘条件通常为本科及以上,计算机专业相关,有C++、Python等语言基础。“虽然大部分机构会用话术营销套路家长,但现在的家长对教育相关的事其实极为理智。本来就非刚需,如果师资水平一般,就更难获得家长认可。”

尽管在疫情期间涌入的流量,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张驰瑞们的获客压力,但师资、乃至与师资关联的教学质量,仍然是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剑。

就部分用户的实际体验来看,眼下这些转至线上的少儿编程机构仍未解决之前的痼疾,那又怎能奢求可以将这些新涌进的流量长久留存下来呢?

有的还在苦撑,有的已经败退

不容忽视的是,早在疫情突袭前,少儿编程行业就已经迎来了“暴雷期”。

据相关媒体报道,2019年11月20日,8月底刚刚完成B轮融资的在线少儿编程品牌西瓜创客传出大规模裁员的消息;同年11月,妙小程也被报道出现暂停授课,家长无处追讨学费、部分老师面临欠薪问题;甚至连教育赛道头部公司作业盒子(现小盒科技)也被员工爆料称编程部直接解散(小象编程团队)。

这场疫情带来的线上市场,无疑是它们突围脱困的绝佳机会。

此前,巨大的经济压力让张驰瑞曾想过放弃少儿编程项目。苦熬多年,疫情带来的线上市场需求让他一度以为这将成为一个窗口期。因此,他开始开发录播课程、开发小班网课,试图争抢一块线上蛋糕。

一经尝试,张驰瑞才发现,“线上和线下的运作模式截然不同,在设备渠道、教师培训、管理模式上都存在巨大差异,而要想迅速改变并不容易。此外,需求基数小和师资的问题仍然难解。”2020年3月,不堪重负的张驰瑞抽身而退。

的确,在线教育并不仅仅意味着将教学场景放到线上,少儿编程的在线化也不应等同于刘玉口中师资不佳、内容同质化的少儿编程网课。什么才是用户真正的在线需求、优秀师资力量如何培养与获得、怎样才能将课程设计得更加精细......这其中,需要考虑到的因素太多太多。

“目前线下、线上企业本身的创始团队‘基因’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妙小程创始人管春华直言,不太建议中小型的机构贸然地把上课的产品搬到线上。

但若是全盘考虑,投入的时间和资金成本必然会大大超出单纯将线下产品搬到线上。从这一点上看,即使是用户规模靠前、并且拿到B轮以后融资的编程猫、西瓜创客、核桃编程等头部玩家,也在行业不景气及疫情对线下渠道的打击下,背负着巨大的转型压力。

以编程猫为例,近日,网络上流传出一张关于其账面资金余额的截图,根据编程猫课程均价1万元左右测算,编程猫的账面资金余额其实只相当于6000个学员的学费,而其官方公布的学员数,则是几百倍于6000人,一旦发生退费需求,可能将成为编程行业的另一个ofo。

即使如此,以用户需求为核心,铸就一条“好内容”护城河终究才是它们的必由之路。投资人王虎江认为,“从长远来讲,终归还是那些有王牌内容、教学能力强的在线的教育机构,能够生存和发展得更好。”

疫情就像一面“照妖镜”,让那些存在发展问题的企业无所遁形。也像是加速少儿编程赛道洗牌的催化剂,加速淘汰运营差的,让这些被淘汰玩家所占据的市场份额留给活下来的那些入场者,增加它们的生存几率。

正如刘玉所言,少儿编程市场犹在,前景远大。而经历过这次巨大的考验,等待那些成功存活下来的,将会是更加光明的未来

【云栖号在线课堂】每天都有产品技术专家分享!
课程地址:https://yqh.aliyun.com/live

立即加入社群,与专家面对面,及时了解课程最新动态!
【云栖号在线课堂 社群】https://c.tb.cn/F3.Z8gvnK

原文发布时间:2020-04-16
本文作者:锌刻度
本文来自:“36Kr”,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36Kr

登录 后评论
下一篇
云栖号资讯小编
20048人浏览
2020-07-13
相关推荐
0
0
0
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