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一线护士:“我们也是普通人,也会害怕,但必须往前冲”

云栖号资讯小编 2020-03-08

Image

云栖号:https://yqh.aliyun.com
第一手的上云资讯,不同行业精选的上云企业案例库,基于众多成功案例萃取而成的最佳实践,助力您上云决策!

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曾说,“你认为我们的医生有多重要,我们的护理姐妹们就有多重要。”

根据国家卫健委的数据,到2月底,目前派出的医疗力量已达4.2万人,其中护士2.86万人占医疗队总人数68%。这个以女性为主的人群,在防护服、口罩等物资紧缺的情况下,出入门诊、病房,为病人翻身、吸痰、搬氧气罐,完成一次次生死较量。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也是她们的节日。我们采访了2位支援武汉市汉阳医院的美年大健康护士袁智群和杨汝威。她们刚刚结束支援工作和隔离期,回家和家人团聚。

她们说,护士们在一线要忍受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压力。生理期不舒服的时候要忍着。在为病人吸痰的时候,因为病毒会通过气溶胶传播,感染的风险也会特别大。她们是普通人,也会害怕。但她们必须往前冲,因为这是职责。

在她们之后,又有200名同事作为极少数纳入国家统一救援计划的民营专业医疗队参与到了对湖北的支援中。

“生理期会不太舒服,这些都要忍着”

2020_03_08_154525

我叫袁智群,今年40岁,是美年大健康的护士,我们刚刚完成了十八天的支援,和十四天的隔离期回到家里。

我还记得1月28日那天,公司号召大家去定点医院支援。在那之前,我已经关注疫情好久了,知道情况的严重性,所以第二天就发了请战短信。

当时我老公还在参与火神山的建设,等他回来,我把这件事跟他和孩子说了,老公挺支持的,女儿当时也对我说,“妈妈你要上的话,我支持你。”

2月3号我们出发,对口援助武汉汉阳医院,这也是第一批定点收治新冠病人的医院。

刚去的时候,我被分配在发热门诊。那时候的发热门诊人特别多,以往三甲医院发热门诊一天接诊量是就几十个人,但疫情期间汉阳医院的发热门诊一天要接待200-300个病人,一下子多了好几倍。

输液大厅里都坐满了人,位置不够又加了凳子,里里外外都挂满了输液瓶。门诊的病人情绪非常焦躁,我们只能反复地安抚他们,“治疗会有效的,病情会一天一天好转。”

说实话,刚开始去的时候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但很快就没时间想别的了,就想着快点上、快点帮,能多走一步都是好的。

我在门诊的主要工作是配药、打针、巡视。随着武汉方舱开始启用,一些轻症病人被分流,门诊的压力有所减轻。第二周我就被调去了呼吸内科一区。

在呼吸内科,我的工作内容就变得更多更细了。每天要打针、换药、拆床、铺床、收病人、量血氧、看呼吸机、搬氧气罐。氧气罐有六七十斤,护士们大部分是年轻的女孩子,搬不动我们就只能在地上慢慢地转动罐子,一点一点挪进病房。

image

呼吸内科一区有六十多个隔离的病人,不少是重症患者。这对护理技术的要求更高,有些重症病人上了呼吸机,需要我们每两个小时给他翻身、吸痰。

病人们情绪很悲观。偶尔下午不忙时,我们会邀请状态比较好的病人在病房里唱歌,缓解大家压抑的情绪。有个五十多岁的阿姨,歌唱得很好,还能唱一段《青藏高原》。

支援汉阳医院这十八天,我们面临着很多问题和挑战。

刚到汉阳医院的时候,物资挺缺乏的。大家想了许多办法,比如在N95口罩的最外面和最里面放一个医用外科口罩,这样每天只要换最外面和最里面的。隔离服的话,在外面再穿一层手术衣,回头用紫外灯罩一下消毒,再重复使用。

有时候顾不上吃喝,尤其是护士们基本都是女孩子,生理期的时候会不太舒服,这些都要忍着。而且心理上也会有压力,特别是在为病人吸痰的时候,因为病毒会通过气溶胶传播,所以感染的风险特别大。大家都是普通人,不怕是不可能的。但这是我们的责任,你必须要往前冲。

期间我也曾感到有心无力。记得有天晚上,门诊送来一位有基础病的老人,高烧得很厉害,急诊那边尽全力抢救了3-4个小时,但最后没办法不得不放弃。

后来,我负责的那两个病房后来的情况都在好转,看到有些病人经过治疗慢慢不再需要呼吸机,最后出院了,我们真的特别有成就感。

image

我们下班以后,同事之间也会说一些病房里的好事情,比如哪个病人情况在转好等来互相打气。

去支援的这段日子,家里人让我特别感动。一日三餐、卫生这些后勤保障工作都是老公在做,十几年从不做家务的人,做得还挺好。女儿上初三了,现在在家里上网课,老师们知道我在医院支援,对孩子也特别地照顾。孩子还和我约定一起努力,她考上心仪的学校,我战胜病毒。

在结束十八天的支援工作后,单位基于各方面的考虑,让我们先下来休整,派了另外200个同事上阵支援去了。

后来我们就在宾馆隔离了十四天,状态都还蛮好的,每天练会儿瑜伽保持健康。公司也会组织一些学习和培训,让我们和后面的梯队交流一下经验。

这次疫情,我觉得所有人都在成长。我们都是很乐观的人,没有什么能难倒我们。过不了多少时间,疫情也会过去的。

“37张床位是37个家庭的思念和希望”

image

我叫杨汝威,是袁智群的同事,今年23岁。

我也是在1月28日收到的动员信息,当天我就报了名。但我没有告诉家里人,他们肯定不会同意的。直到出发的前一天我才和他们说,家人虽然反对,但最后还是尊重我的意见。

汉阳医院呼吸内科共有五个区,我去的是呼吸内科二区,是由内分泌科改造过来的,整栋楼只收治新冠的病人。

到了一线后,我们每天都很注意防护。回到酒店都必须要洗头洗澡,要冲至少30分钟。每天也必须用酒精擦拭鼻孔、耳朵,回来的时候要用84消毒液喷衣服和鞋底,再把衣服和鞋子挂在门外。

image

在前期物资很紧张的情况下,一件防护服要穿3天。很闷很热,忙起来就特别容易出汗,袖口从来没干过,有的时候鞋套上都是水汽,出汗量特别大。

二区共有37张床位,病人中不少是重症的老人患者。他们平时用纸尿裤,时间长了容易长褥疮,家人又不在身边照料,所以就只能我们来帮他们换。在我以前的工作经历中,没帮人换过纸尿裤,所以一开始还给自己鼓了鼓气,告诉自己这是应该做的。

想想这些病人挺心酸的,那是三十七个家庭的思念和希望。

我在那个组里,有一位75岁左右的老爷爷。早期,他儿子每天来医院照顾他,但后来整栋楼都隔离起来了。儿子只能回家,父亲就一个人留在了医院。

一开始,这位老爷爷不太能说话,要双通道给氧,也吃不了东西,全靠打营养针维持。他当时觉得自己肯定活不下去了。

那会儿,我们医护人员还不是很多。但每次他按铃,我们就会过去给他说一些鼓励的话,告诉他情况越来越好了。

后来经过治疗,老爷爷渐渐地能自己翻身和吃东西了,说话也越来越清楚了。我结束支援的时候他还没有出院的,但是看着他越来越好,就很欣慰。

还有位80多岁的老爷爷,我记得他住在1床,很爱干净。那阵子还没封楼,婆婆也一直陪在爷爷的身边。但有天晚上,爷爷还是走了,他被废弃的床单与黄色医疗垃圾袋包裹着离开了这个世界。

那是我第一次直面死亡。回酒店的路上,干干净净的夜空可以看到星星,当时我想,会有一颗是那位爷爷吗?

病人有的时候也会给我们带来感动。

情人节那天,呼吸内科二区一位三十多岁的男患者主动来教男医生怎么和老婆告白。当时医院的条件很有限,没有鲜花,护士帮他用采血管做了朵花,用红色的纸绕一圈。让男医生在防护服上也写,“XXX(老婆的名字),宝宝我爱你。”最后拍成小视频,剪辑好,让医生发给他的妻子。

支援的过程虽然很苦很累,但收获很多。

image

2月21号,我们从一线离开的日子,也是隔离第一天,听说前一天集团再次派驻200名同事支援武汉。

隔离的时候,有时我会趴在窗户口看看外面的世界。等疫情散去,我一定要出门吃一顿,因为没有什么是吃不能解决的。

我觉得武汉正在越来越好,大家都在一点一点好起来,能看到希望。经过一批批医生和护士们的共同努力,在我们离开前,汉阳医院已经开始接收非新冠病人,回家的路上也发现武汉街头的车辆也越来越多,我们武汉在慢慢恢复往日的秩序。

或许还要等上一段时间,但未来值得等待。等到阳光明媚春暖花开,我们会走在江汉路步行街,走进人声鼎沸的火锅店,笑着一起碰杯,趁着夜幕低垂坐520路回家,拥抱家人。

云栖号:https://yqh.aliyun.com
第一手的上云资讯,不同行业精选的上云企业案例库,基于众多成功案例萃取而成的最佳实践,助力您上云决策!

原文发布时间:2020-03-07
本文作者:丁波
本文来自:“天下网商”,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天下网商

登录 后评论
下一篇
云栖号资讯小编
27576人浏览
2020-07-13
相关推荐
战胜自己,征服北京四海记
1067人浏览
2017-06-10 23:35:00
0
0
0
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