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个对你无所不知的AI吗?构建数字AI版自我吧

云栖号资讯小编 2019-12-31

云栖号:https://www.aliyun.com/#module-yedOfott8
第一手的上云资讯,不同行业精选的上云企业案例库,基于众多成功案例萃取而成的最佳实践,助力您上云决策!

image
图:知名作家迪帕克的AI版自我

几年前,我(本文作者瓦妮莎·贝茨·拉米雷斯 (Vanessa Bates Ramirez))参加拍摄了一段营销视频,并在其中回答了关于我的职业生涯、兴趣以及目标等问题。第二天,录像师主动提出要给我看这段视频,所以我接受了他的建议。

但是当我在视频中看到自己的时候,心情却变得沮丧起来。我的眼神左右摇摆不定,就是不去直视摄像机。我把双手放在背后,以一种尴尬、极不自然的姿势紧握着。每当我说到自己会产生强烈情绪变化的事情时,头部总会做出一种奇怪的、反射性的点头动作。简而言之,我对自己在视频中的表现感到羞愧。

但我试图从这次体验中找到些积极的东西:虽然我感到有些尴尬,但也很高兴看到了这段视频,因为它向我展示了:要想成为更好的演讲者,我有很多地方需要改变。而且,找出我缺点的最好方法就是不断地回放视频。

如果我们有像这个视频一样的东西,但却不是我们本人,结果会怎样?它不仅能向我们展示自己的身体动作,还能完美地复制我们的性格、不安全感、幽默感、知识以及记忆等等。也许用不了多久,这种耐人寻味的、有点诡异的可能性就会成为现实。事实上,对于有些人来说,无论是活着的还是已故之人,这样的场景已经成为现实。

1 数字迪帕克

人工智能基金会(AI Foundation)是“个非营利性组织,致力于负责任地推动AI世界向前发展”,该基金会正在开发一种工具,让任何人都可以构建数字版AI自我。AI基金会认为,个性化和分散AI的力量,而不是让它集中和由少数人控制,将有助于释放其全部的积极潜力。
AI基金会的成员强调,使用他们的工具构建的AI将拥有每个用户独特的价值观和目标,并将帮助用户克服我们目前在非个人AI世界中受到的限制。这是个高尚的愿景,但是在实践中,我们拥有AI版本自我实际上会是什么样子呢?

作家兼另类医学倡导者迪帕克·乔普拉(Deepak Chopra)很高兴成为AI基金会的“小白鼠”:他的AI版本自我将以应用程序的形式出现,并于2020年初上线。用户将能够与数字迪帕克交谈,并从他那里获得建议,这款应用程序将为每个用户定制自己。

如果你告诉数字迪帕克,自己容易患鼻窦感染,或者你在周日往往会感到悲伤,他会记住这些信息,并在未来的对话中考虑到这些信息,或许会提醒你每个周日早上花些额外的时间冥想。

这将是个双赢之举:使用这款应用的人越多,它就会变得越好,因为数字迪帕克将从每次互动中学习,在他的知识库和与用户现实对话的能力方面都变得更加睿智。

科技记者斯科特·斯坦(Scott Stein)表示,虽然这款应用程序显然还有很多改进之处,才能让数字迪帕克摆脱“恐怖谷”效应(Uncanny Valley),但使用这款应用程序“真的感觉就像是在和迪帕克本人面对面交谈”。恐怖谷效应是指,当机器人与人类的相似程度超过某种极限的时候,人类对它们便会突然变得极其反感。

2 了解某个人

作为名人,特别是拥有73本书的作家(迪帕克的出书数量),这让他拥有丰富的训练数据,可供AI在创建数字“大脑”时参考。但是,那些没有写下或出版我们的想法、灵感和终身经历的作品供全世界阅读的人怎么办?AI是如何了解我们的呢?

AI可以读取我们的电子邮件、短信对话和其他书面聊天记录。这对一位俄罗斯妇女来说是有效的,她在最好的朋友死于车祸后,以AI机器人的形式重新创建了后者。AI还可以挖掘我们的社交媒体历史,就像公司已经在做的那样,收集我们的数据,并针对我们发布定向广告,看看我们与他人的数字互动,我们关心的重要问题,以及我们选择呈现给世界的一面。

在我们的许可下,我们的手机可以记录我们的对话,甚至可以记录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或与谁互动的视频,然后为我们的AI会消化和整合这些信息。然后,这款应用程序可以根据它认为缺失的信息创建自己的新信息请求,以填补空白,从本质上建立有关我们本人的个性化数据库。

3 AI就是我们自己?

你被吓坏了吗?我确认自己没事儿。就像我需要磨练演讲技能的视频一样,个性化AI可以向我们展示更深层次的方式,以便让我们成为更好的自己,反映出我们的不安全感和模式,为我们提供一个改变的起点。

正如AI基金会网站宣称的那样,这些个性化AI可以“同时在十亿个地方像我们一样思考和行动”。人们在畅想他们会用数字AI自我做什么的视频显示,这种技术可以帮助实现更好的工作与生活平衡,致力于减轻贫困,诊断个人健康问题,传播环境意识,以及其他一系列崇高的使命。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我觉得拥有一个数字版的自我,既了解我的一切,又拥有一种与我本身不同的智力,这一想法有点儿耐人寻味,但同时也有点儿不知所措。

这种AI会描绘真实的我吗?它会刻画出最好的我吗?如果它变得无赖了,或者其他人控制了它呢?我可以发送我的AI与我不想交谈的人进行对话吗?如果他们发送他们的AI(某个我不想交谈的人可能也不想和我说话),这对我们的数字自我而不是真实的自我意味着什么?我们死后,AI会发生什么?

4 怪异的愿景

我最近重温了斯派克·乔尼斯(Spike Jonez)2014年出演的电影《她》。在这部电影中,主角华金·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爱上了他的AI操作系统萨曼莎(Samantha)。他用手机抱着她,他们有说有笑,分享秘密和恐惧,建立起深厚的亲密度。

这部电影为我们提供了一幅令人不安的未来愿景。在这样的未来,我们中那些想要与周围有生命、有呼吸的人变得更加疏远的人(互联网、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已经造成了这种疏远),取而代之的是数字“存在”,这些数字“存在”让我们感觉自己是在与人类互动,同时又减去了情感混乱的风险,加上更大程度的控制力。

一个充斥着我们自我智能数字副本的世界可能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当你有机会的时候,你会构建你自己的AI版本吗?看起来,这似乎只是个时间问题。 (选自:singularityhub 作者:Vanessa Bates Ramirez 编译:网易智能 参与:小小)

原文发布时间:2019-12-31
本文作者:Vanessa Bates Ramirez
本文来自阿里云云栖号合作伙伴“网易智能”,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网易智能

云栖号:https://www.aliyun.com/#module-yedOfott8
第一手的上云资讯,不同行业精选的上云企业案例库,基于众多成功案例萃取而成的最佳实践,助力您上云决策!

登录 后评论
下一篇
云栖号资讯小编
659人浏览
2020-04-07
相关推荐
神经网络中的造物者-GANs
3356人浏览
2017-09-16 16:40:17
简易版物体识别!
1322人浏览
2019-07-04 14:55:48
0
0
0
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