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术】Web2.0如何改变电信业

郑昀 2016-04-26

郑昀 20070802

这两天,UT斯达康首席科学家杨景写的《Web 2_0不仅改变互联网,也将改变电信产业》和曹增辉的《巨人们转向消费2_0》不谋而合,虽然前者指出的是电信巨头们的穿新鞋走老路,后者指出的是手机厂商诺基亚迈出的小小一步。

毫无疑问,如果中国几个运营商如果还是停留在升级设备、变幻套餐、增加服务之间、运营商之间、设备之间的“互联互通”的话,势必导致“互联网产业不断壮大,而电信业却在不断放弃阵地”。

因为传统的玩法,谁都会玩,百度这个后来者都会玩语音搜索。某些本来不开放的资源,迟早会开放,或者在巨头的推进中被迫开放。你会玩的,他们都会玩,你不会玩的或者根本就是你放不下架子玩的,人家玩得更好,比如51.com、我爱打折网、淘宝社区美胸赛。

飞信在我离开的时候,推广重点还是放在免费短信、超低资费语音聊天上,另一个我用着不错的特性是可以方便地设置自己对好友的彩铃以及试听、购买下载好友给我设置的彩铃。但这些都是围绕着移动资源做的文章。移动也无奈啊,也想从狗嘴里抢肉,抢肉还不得按照自己的牌理出啊,虽然一般都是狗趁其不备从狼嘴边羊身上拔毛。

可惜飞信只是在传统的“每个电信用户只能存取服务”的境界向前迈进一步,摸着了“每个用户成为信息提供者”的境界的边儿,可离着“每个用户成为服务提供者、计算资源提供者”还远着呢。维信走得比飞信远。

前面说的这些趋势啦点评啦,都是虚的。说半天,Web2.0在移动在电信上怎么玩?

虽然我在移动数据业务领域做平台做了6年,不过业已远离移动产业一年啦,所以,只能用Mr.6的“创做力”驱动理论硬逼着想出些结合点。

广告时间,1分40秒:

顺便扯几句,Mr.6说的太好了:“世上所有的事不都是这样吗?当我们学到一个程度,我们便觉得所有事都是「小孩的东西」;当我们长到一个年龄,们觉得其它人都在搞「不成熟的玩意」,成熟的些人除了只会讲以外剩什除了玩这个江湖以外,还剩什么?这个社会与这个群体,鼓励着这些已经无法「做」的人,大家鼓励着一个「头衔」,一些「经验」,让有头衔有经验的人可以什么都不必「做」,只要永远带挂着冠冕堂皇的装扮,不必「做」任何事,不必有任何效果,只要放放炮就可以。反而是「敢做」的人,敢去自我挑战自我极限以及群体极限的「创做者」,常常让所有人骚骚头大感不解:「他为何值这个?」

嗯?!麦田边做边说,腾龙边做边说边挑战麦田,豆瓣和抓虾做得永远比说的多。我们呢?做别人也许不敢做、不愿意做、甚至于不看好的memeTracker很久了,语义聚合,不是容易被评价为“不成熟的玩意儿”吗?那又如何?我们肯定比一年前玩语义玩文本挖掘精进勇锐了很多。

“人都是自大又懒惰的,看了一阵子就觉得自己变专家,就变成只会说、不会学了。「做出一样东西」,这么简单的事,很多人已经没有办法了。”多么经典的话,安在许多名嘴身上都特合适。

前两天我老婆看央视10套的“恐龙灭绝之谜”时还问呢,你说当大家都是爬行动物的时候,怎么突然出来鸟这种飞行的创意了呢?怎么想出来的?真是匪夷所思,那些蠢大之物都是越发展越蠢大怎么就开始突然其中一部分兄弟发展装饰性的羽毛了呢?而且怎么冒出一个分支向着脱离地心引力凭借不可思议的空气动力学运动呢?嗯?!怎么评价Google/Blog/Youtube横空出世?Twitter呢都只是顺势而为罢了。一句话,它最开始没这目的真的要飞起来,它们只是装饰性渐进,因为还没有生物见识过飞行,又怎么会预测自己要飞行而长出翅膀呢,可你总见识过滑翔吧,至少见过高空抛物吧?见识过techmeme、tailrank、megite这些滑翔的兄弟们后,玩聚网就是打算结结实实地玩把语义。

说干货,不扯虚的。

看过我05年学J2ME时公开源代码的“手机看交通实时录像”“点对点手机传情动漫”“手机Podcasting”“VideoCoolala”等作品就应该知道我还是有点创意的。那我这回也来个不断地“创做”,明儿见。

登录 后评论
下一篇
弹性计算秉林
42人浏览
2020-07-08
相关推荐
一些好玩的网站
1250人浏览
2010-12-12 20:45:00
打发无聊的100个网站
1589人浏览
2010-12-12 20:41:00
大数据在预测性维修中的应用
2483人浏览
2017-07-05 13:55:00
0
0
0
1270